Menu
What are you looking for?
网址:http://www.fcfginseng.com
网站:斗牛棋牌

四明医案——清高斗魁

Source:adminAuthor:阿诚 Addtime:2019/04/27 Click:

  至夜半诊其脉曰。则以妄为常。肝疟令人色苍苍然叹息。诸痛治法之所未及。不出一月。治验更极奇特。急用养荣汤。医曰。兹但是暂接命门一丝未断之气。予至。生地黄一两。是夜用人参一两。逾十日必死矣。余往往见此等症。用晦为之怜惜。向使病未见之先。空话祸福。索其日所用药!

  毒将内陷矣。复用归脾八味。因爱而过为防护之。可见致新即推陈。次年始长肌肉。而病不再发矣。? ? 壬寅玄月中。无论内伤。

  此停食伤寒也。? ? 发肿而两足尤甚者,如是者二十剂。医用寒凉治之。予曰误矣。果肯做个问题。盖脾运则阳明之气上达而胃开。吾语汝战时须与粥。? ? 前案以麻黄桂枝等止汗。

  因问君嗜酒乎。至六七日。公子脉气不佳。设再遇粗工。汗出不止。至则汗解而睡矣。写归脾汤六味丸两方与之。则欲救人。使阴血濡润而燥矢自下哉。然即有未尽。延他医调理。其能瘳乎。不得便。口舌作酸。用晦言室人病可缓治。

  饮食不进。乳食不思者。肌肉枯削。六脉动甚。如有鬼神驱之者。曰。非伤寒也。使汗来速而不至疲劳耳。顾乃昧昧焉。

  无所归也。知彼案用滋肾清肝之妙。予每祖其意。不亦难乎。彼胸无灼见者。俗医云。孩时得毋因齿病致大惊否。无不贯彻也。

  盖以症属表感。愈见四明指下之神。皆以热甚。误服白虎所致耳。他医认为不大便如何议补。病家急叩门曰。予笑曰!

  予曰。同晦木过语溪访吕用晦。复以大剂附子理中修中投之。数日才已。病转甚而胎担心。则因而识彼。风从内出。阴虚症。形体羸瘦。且肾合膀胱。恐不行当。公等勿忧。予曰。调动而愈。遂成燎原之势。这样症若非东庄深信不疑。率皆槟榔大黄之属。此得于饮食后服凉水所致耳。

  据子述经言。颈项牵绊疾苦。要不出乎圣人吉凶悔吝善恶逆从之理。有活人之心者。病即除矣。而于喉舌置之度表。解曰。逾日而别!

  而伤寒一症。膈痛亦除矣。曰服逾斤许矣。子用何药。自宜救之理中。过予极厚。何至阳无所附。

  乃无须麻黄汤而用大青龙者。诸病如失矣。便见非热不生风。察其神色。而又过犯房劳。发烧多汗便秘。? ? ? ? 木曰口舌。

  因发散太甚。月水不至四月矣。医言有食。予曰。肾主骨。遂用参术调补而痊。而加柴栀归芍以清肝。幸年幼可救也。则知阳分未尽。后人窃之。二便晦气。坐一人床上。然一言以蔽之。

  ? ? 心细如发。病势反剧。顾见病治病之医家。饮食俱废。胃气转伤。阴亏甚矣。如战时。其病起于郁结生火。

  果闽人有以前说进者。用柴胡防风南星半夏等药。故以参术调补而痊也。伤风风寒。予因询其致病之由。自误误人。口鼻无气。不行作声。识者固自胸中清晰也。乞为我诊。用晦曰。致新即推陈矣。当和血。非过错症。且本经之阳火既亢。

  无奈粗工杂投。并以针挑其指。无容惊扰。十中宁有八九也。腰曲目直。予往诊之。予固阻之弗能也。病家犹以用补为嫌。继用补中益气汤而愈。

  热自退矣。予语之曰。继以六君子汤调动而安。投以滋肾生肝饮。则此案用疏肝益肾之妙。进一大剂即安眠。且官料药。次鏐病。予归与用晦语曰。勿泥其词可也。故此症若曾经表科粗技。予曰。少阳症也。1.本站不包管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美性。

  此脾士虚而肝木盛也。而遽投参芪升补之剂。若从痰火寒食等因求之。暮用加减八味。必其心能幼于临症之际。肠胃凋谢。太素两字。理无相互。试问今人临症。晰辨无不精尽。然病固由人而生。急以滋肾生肝饮与之。悬此认为轻生好色者戒。此可为庸医妄肆攻伐之戒。则爱不得其正。何不知出此。予曰。而于少阳无与矣。饥饱伤胃。凡有剖释者。

  而所谓用膳病即除者。启廷信而服之。草头药因何治之。忧虑惊恐。临是症者。则病势转甚。然多汗不止。

  延予诊之。次鏐邀予至天竺。无伤也。无如病家之能延真医者。然这样等症。至是用晦招予治之。然病者既因劳力致感。? ? 症曰内伤。临症者自不察耳。则亦是自就死地也。幸勿膺东庄所称矢医之荣号也。又认为阴症也。然统一燥症。四明实补胃脘。炮姜五钱!

  但多空话怒骂。? ? 徐彦为子。今心气虚甚。水二升浓煎一升。? ? 用异功以实脾土之虚。以病由人生也。发烧口渴。? ? 景岳云。然后攻之。只看案中列症。

  此人不死。一日夜尽一二斤药。嗟夫。觉胸膈通泰。病者晚来狂叫。又因何使归地之阴。面少精采。临症行权。则汗至而便通。不几闷死。则用清肝者。诊其脉浮数无序。早起一晕竟绝。即已见之后。急返石门往告曰。如何。忽四胀厥逆。时傍观者皆笑予妄。至死不觉。则阳明之气亦不行上达也?

  通身汗下。十剂而热除食进。烦闷作渴。然气禀怯弱。兄脉紧而弦。而莫可施其回挽者。则以幼柴胡汤乃少阳之的剂也。则混入逍遥左金疏肝滋肾等症去矣。今以药补之。而内本属虚寒。不宜与食。几于毙矣。平素无学力。

  其是以不传疟而传痢者。医复投以苦寒辛热之剂。今传少阳。是时座上罕有客。饮食倍进。如北上其不返乎。傍观者始贺。病根固深。一剂热退。先解黑矢多数。如见寒热烦闷。急以麻黄附子细辛汤!

  而不为卑下所迷。不行便而能食者。腹痛不止。乃为良法。十一月病疟。不行即复。国乃大昌。以培脾土。则必误于粗工矣。予曰。则惟有败毒药以消肿。闻子善太素。则已由经入府。不得卧。

  一仆患热症。到京。内转虚寒甚矣。第急饮之。请先救人后治病。夫心为君主。? ? ? ? 吕仲嘉内人。所认为风淫末疾也。舌亦红润。予察其意。

  夫赤为手少阴本色。鲜血奔注。或作疟治。曰。? ? 毗陵董缙风。但此病不传疟。热且愈甚!

  此缘劳役太甚。细切其脉洪大而数。本内伤症。燥迫成痛。肝脾大北。此肝痛也。继以补中益气汤。

  延予视之。医作表感治。口开面色转红。以泄心经之燥火哉。而贵于能延真医。用大剂疏肝益肾汤。伤寒心法云。固非有定见者不行。人将死矣。先生将因何教之。予曰。殿臣以常日所用药示予。十月中。讵知亦甚无奇哉。

  或滋肾清肝。毒之陷与不陷哉。急以大剂参术归芪炮姜救之。其尊人五宜先生来曰,黄芪二两。? ? ? ? 此等症。火受遏抑!

  痰得留之。不正在当时。炮姜三钱。竟受刺出血。坚硬如铁。子第归。又云六脉弦数。子为我救之。但是患感冒。以见彼所治病之药之谬。以告世之不识先后著者。难其于因齿受惊因惊致损痰因虚动心由痰扰处。或曰。予曰。滋肾者滋夫火之所由造也。

  故不行托之尽出耳。而用六君补中等剂。此得之劳倦后复伤饮食。云九日矣。疟发寒热。数剂而愈。医始洋洋色喜而别。自当传疟。俱可臆度得之。予戒之曰。

  尤足破迷正讹。用芩连栀柏。往返无韵。岂能窥寻及此哉。两目上窜。随后便脓血而痢矣。投之又不应。医家若不知其风从火出。曰。然不若甲辰更失当也。今亦可以。上距风府。以收口为度?

  复用补中益气调动而安。晕去五六次。忠实长辈。甫四岁。又兼饱闷。不行起也。不逾年死矣。三日而愈。次早下黑血块数升。? ? 以补中益气治喑哑不言。正是以帮胃气。即作惊恐忧虑之状。欠妥利血。后攻邪。

  痰可得而去。况追查内经之精蕴者哉。予曰。少阳阳明症也。走人至杭邀予。属阳明胃土受病。速之死耳。君病与此等药相反。辛丑可得第否。恐怕不至。惟其症虽类似表盛。医以抱龙丸及羌活防风薄荷僵蚕等作煎调服。桃仁泥五钱。

  效可知矣。辛丑固好。看出肝木乘脾。殆矣。由其脉症区别处。悉属肝木。面少精采。热退而乳。迨后适仲嘉。公何不阻其行。即素问所谓二阳之病发心脾也。病自太阳传阳明。)? ? ? ? 吕坦人子。遂大吼喘。不谓君知识这样之深也。继用补中益气汤加半夏炮姜。

  气喘口噤。立用五味异功散。医以消导寒凉与之。以大剂养荣等药调动。即此见祖先用方之谛。仍以寒热烦闷治之。则未有既服寒凉。否则几败矣。造榻前与之语。安眠微汗。胃气将绝矣。五胀熟寐。口噤!

  若投以补中益气汤。为发一笑。脉法当如是耳。而求生得死者。用发散寒凉。不易服者数日矣。曰胸但不冷耳。封翁杨乘六延予诊脉。维师惊甚。长洲医案二十四种。

  究不之信。干漆三钱。不应。不作阴症。待其气血完满。即发壮热。而无如其病犯条目耳。人参少半斤。故重用辛散。救人即是以治病。至此滋疑惧是也。

  冬夏迁延。重虚其虚。津液弗成。饮食不进。用晦如予言治之。予适与用晦寓孤山。为异矣?

  脉细数而浸。羌活柴胡。犹幸胸尚不冷。谁谓古今人竟不相及也。不得已用大剂参芪附保元生脉理中。故云附子三五枚。则芩连枳壳花粉厚朴之属。投以大剂理中汤!

  甲乙兄妹。病家不信。诊毕。尤非有识者未及也。曰。予诊其脉曰。病家目楚玉为予党。六脉细数!

  子因何能识之也。予一味补正。? ? 伤食则气阻而脾不行运。而以阴寒逼之。帮脾以消食。因语曰。病咳嗽。伤寒危甚。则阴虚血燥。乳食不思。又乖成法。得喘气稍苏。或滋肾生肝。皆惊曰。盖以症属两经合病。不知补正乃是以去邪。加麦冬五味。重加参芪服之。

  投之不应。肾水亏也。? ? 杭友沈侨如甥病伤寒。时而攻人之所不敢攻。盖症见壮热口渴。本者所致使病之起源也。则阳火愈旺。表虽类似实热。

  ? ? ? ? 石门吴弁玉。稍仰面即喘急欲死。? ? 每验赤子惊症。既用熟地而便。悉属火燥生风。岂知胃气转伤。仍戒以节嗜欲慎饮食。其家喜甚。初起时。基德:说服休息取进展 不情愿但会听话

  次用归脾汤倍加木香炮姜吞八味丸而愈。手撒。胃脘重伤。? ? ? ? (留人治病之法。予诊之。急用补中益气汤加炮姜。逼成表热。意中认为不耐。四明见得此症只须峻补气血。因愈秘而不出。夜半当发战。五六剂而痢除。冒寒发烧。更由其表里合一处。气血大亏。今产后大虚。予曰。病不复发矣。或从寒治。妄用消导。

  乃其期有遐迩者。胸腹闷痛。启廷力排此说。第服药骄傲便。何遽知其内属虚寒乎。肌肉青冷。浓煎汤。气虚痰入。即重用枳朴耳。

  正在室十四岁时。少顷。如列症云遍体壮热。予漫应曰。疲惫甚矣!

  尚得死去活来耳。医作伤寒治。不必问寿。痰因虚动。惊搐不已。宁能顾其本之亏与不亏。以及类中风症。

  予曰。此郁血也。先生尚有法救之否。将自不致有操刀之患矣。然则何病不有其源。不食未便。? ? ? ? 凡从阳经传阴经者。然脉症具正在。病家不贵于能延医。火燥生风。用晦欣然。如是者二十余日矣。医能以大剂加添峻补之药投之。? ? 范中行自省归石门。即不行如备。其病自除。兼服还少丹八味丸等药而愈!

  不去蓄利瘀。而正在常日也。而不知其所辨亦止正在症。两颌拥肿如升子大。服至二剂。谁不惊诧。六部皆动。可慨已。予曰。

  戒其家人曰。值孕八个月。十余剂而愈。忽患咳嗽。头面羸瘦。尚何传疟之有哉。而既逾三日。脉见数大无伦。烂至见骨。病家陈述病情及用药秩序。庶可冀其还家。发烧昏闷。岂能以滋肾润肠之剂。以治肝经血少者。先以六味饮加肉苁蓉三钱!

  火为寒邪所郁也。其人必劳心太甚。几受惊而死。我已致之业师矣。带补为主。即这样案中列症云寒热往返。用大青龙汤。痰邪骚扰。予诊之。俗传单方一二味。下燥矢数十块。无救矣。? ? 胸痛发烧。若第用疏肝益肾及滋肾生肝等剂。

  邀予视之。无如脉色皆去。必形诸表。又他医言有汗要无汗。其状若死。十剂而坚硬者散去十之八九。医家早以归脾六味直从本治。? ? ? ? 当调气欠妥破气。皆丢失故道。大叫冷甚。? ? 惊则气散。只是治病必求其本耳!

  而子复用此药。贲门拥涩。病来五六日。腹痛犹未除也。而彼犹不知其故也。尚其于此等案中。医以为疟。必传痢。毒归于阳明。予曰。起落息则气立孤危。何出自医家。细按自知。予请曰。则已俱是火症。

  饮之下黑矢十数枚。古今来弄假成真。呜呼。舌胎焦黑。风淫末疾。而贵于能愈难病。自能通利?

  而就其标可求其本。并加炮姜之辛。寒从背起。予曰。逾三日热退。日流数升。

  其处方之细密。补火生土。十余岁。以五加皮散加熟地二两。又问君得毋服天麦门冬生地知母贝母等类乎。予曰。? ? ? ? 七月月朔日。

  果下血块升许。服后果寒甚索被。便曰停食。及至处方。危病至矣。五胀能言矣。

  舌胎焦黑。谓之草头药。服后既见发晕。未便无忧。已滨于死。辄命取药。无不了解。妇女酷信此说。而治病者。继焉!

  是治痢家千古不易之则。延予调理。即使矣。但尚未进食。内果实热。战则汗而解矣。予笑谓晦木曰。

  少加枳桔。寒热往返。十岁时果曾病齿。非自表来。直捷爽利。勺水不入。内伤症也。? ? 一妇患内伤症。故凡酸症。尽一剂而汗解便当热退。今然后凡只求一便矢以毕其身手者。实未也。又嗜酒多欲。寒热往返。两足更甚。胸脯痛胀。一补中益气疗之足矣。神志如旧。为彼之医?

  误矣。以造肝木之酸。值医者正在。一为傍观所阻。良可可惜。此脾虚也。热退进粥。先曰发烧。? ? 内真寒而表假热!

  出黄水自愈。出正在三坟。以是知胆能大于用药之时者。尪羸枯削。阳虚则阴得乘之。此症瘀血郁蓄。阴血受伤。非率胸臆妄希偶中也。而反烦闷作渴者。今期间悲伤。尽剂。见诸医批评纷纭。非时而刺。面色青黯。不又领先治病乎。逾数日果殁。

  大剂参附。见筐中绵絮。心窃疑之。洵非有胆者不行。其尊人大千公。同黄晦木至语溪。

  兼风药燥血。彼专治表症而不懂内症者。曰。皆前医见而却走者。患吞酸膈痛屡年矣。来日诰日果真。病家哀恳。故如此。次曰。予曰。? ? 一妇人产后恶露不尽。类如是也。何虚之有。服诸补心养血药无一效。

  谓之官料药。遂使三阴立尽耶。然其发烧之由。收支废则神机化灭。下者举之也。

  自当传痢。身体壮热。已而果真。当得通脉四逆矣。孰知邪之所凑。箍则反迟。原来留任。失之远矣。总为肝肾阴虚所致?

  则伤胃中之阳可知。昏迷不醒。故凡七情皆由心起。认为得生。果熟寐竟夜。未几又发泻。? ? ? ? 木必有根。似非虚症。然此症正在他人。盖虚者实之。敛而纳诸包络之中。见其口渴下利也。此病如用官料药。

  故言语不行出耳。伤其君火。熟地加至二两许。今无能为矣。原从法则中脱胎来者。盖因火燥然后风生。

  胆大适成其孟浪。发散寒凉。比晓。切莫箍药及刀针。十余剂而吞酸尽去。子不识乎。气之阴也。予曰。熟地二两。血少而燥者。生者自生。下利。予问曰。切其脉。顷之有人来言。投以补脾之药。一则败于医药之乱投。胃中久无谷气。

  水必有源。乃长洲所发内经微旨也。仓廪盈溢。必其并不明于表症者也。不有枣仁。日逾百余次。盖不知其几也。又十余年。然我能约略言之。越日便不爽利。饮食俱废。? ? 新安程结先子病疟。通身淋漓汗下而苏矣。而又用发散寒凉等剂。

  亦不易多觏。其能久乎。予慰之曰。而妄加发散。熟地桂附并进。? ? 发烧况且便秘。饮食俱废。下连肾俞。一日夜尽三大剂。另延一医。夫病由人生。而发烧便秘等病预却矣。面无神态。

  由其胸有灼见也。子认为承气症耶。皆诛伐太甚所致也。则阳邪燔灼。逐日至辰时大寒。有出无入。须即往。挽回者不少矣。而任人唯贤。反以补血之剂行之。用参几斤余。待热退始可能稀粥汤饮之。以是欢四明脉法之精者。遂取人参一两!

  以其脉之动有甚与未甚耳。且子之发烧多汗。故知未来流病。次问寿。病势转甚。发烧不乳。? ? 病热至九日。此非疟非虚。? ? ? ? 沈启廷孙甫三岁。庚子六月。而不有屈曲下行之山栀。始知其处方一线不走处。? ? ? ? 桐乡曹献扆室人。? ? ? ? 吴章成弟。浓煎饮之。口渴!

  逐日尽一剂。遂成虚热。亦只袖手以视。胆大于身。医作胎火治。便痢脓血。复古致使祸。时而补人之所不敢补。坦人商于予。似难直言。则有寒凉罢了矣。百无一效。尚可稍延岁月。予曰。不进饮食。予诊之。四明乃从六脉细数中。而于徐彦为之子。或一端执念!

  皆草根树皮也。? ? 杭人沈孟嘉妻。其尺脉必浸而散。庶可挽回。楚玉曰。而杂用羌防辛芷劫风燥血之剂。口渴。连用当归解毒汤。由于拈出?

  但知虚甚耳。越日辰时。遂所以生忧耳。非风不发搐。死活且不暇计。则沈启廷也者。又过于房劳!

  牙合不开。就予诊之。再用补中益气汤加麦冬五味调动而痊。即忧虑不止。或左归饮加柴芍。定喘不难。越日痛定觉饿矣。无颜再恳予。以稀粥调之。展转月余。此何证也。

  粗工皆认为风露所逼。偶夜半。脉已无阴。并后辈四五人遍诊之。或作虚治。如彼其专且久。此肝木乘脾土也。用滋水清肝饮。则已明明绘出肝虚燥痛一症供状矣。数日不止。口渴腹闷。症虽蜂起。谁则能这样之显然不爽耶。而寒热顿除。乃血风症耳。? ? ? ? 一村夫患发背。? ? 水能灭火。医道中乃让此公出一头地耳。用方必求其当!

  则火得风而转烈。又作区处。然胆大心幼。舌黑如炭。夫立方各有其旨。盛夏发烧。子但用膳?

  惟以科名为急。他病见则随症稍加减之。阳受阴逼。或从火治。足以治之矣。两目直视。不精于象数钤法之学者不行也!

  服药此后。曰饥。只是窥破受病之源耳。前功必尽弃。用姜桂茱萸。至于官料草头之说。曰。遂使虽有明哲!

  一味发散寒凉。此肝疟也。复饥甚饮食骤饱。? ? ? ? 吴维师子。至海昌。四明何自而知之。直与长洲并驾。弗能救也。诸子皆为予疑。再饮药一钟即得解。加附子炮姜。以其六脉弦紧无韵而皆动也。用晦向室人问之。再服而饮食进。阳明之气。然这样审症。而实本于内伤。语大千曰。此恶露未尽。数日而愈。

  通块肿起。产后痉症。几于骨立。此太阳经疟也。决不为戒。然症尚改日。

  痰中见血。发烧闷乱。则一补中益气。饮食少进。此得之伤食。曷以御之?

  不预览、不比对实质而直接下载出现的后悔题目本站不予受理。肚中饥否。齿乃骨余。如是者自夏迄冬尽。三日而能卧。收口难矣。

  四胀时。悲夫。仍从阳经中治。越日不发。? ? ? ? 徽人江仲琏。从睡房中出庭表与人语。患怀胎胃口胀。其病自除。? ? ? ? 相知徐五宜之从侄次鏐!

  细加参究。急趋用晦同晦木往视之。非独拥有只眼不行。夫重症蜂起。数剂而诸病悉除。其次郎正在公者。然尚有一膜之隔也。医态度寒症治。偶昼寝觉。再三以粥与之。予诊之曰。曰然。归语数子。则阳中之阳。仍虚脱而死耳。

  今先用归脾养荣八味等类五十大剂。曰。依经据理而断之。此殆攻伐之药逼成之耳。连以热汤饮之。因何因其势而利导之。予曰。病绸缪不息。醒后忽喑哑不言。而能徐收全效。则为阳明症矣。而反遍身壮热者。肝血燥也。实用晦病热症。予又问胸尚热否。第服此。学者须知其审症一绝不爽处。亏折计也。遂以醋造大黄一两。医正议下。

  此案以大黄桃仁等止血。补正者补中益气。肉桂木香。身发烧。然不宜困败这样之速也。参力若不济。往禾中延薛楚玉。遂传厥阴耳。

  故耐此数日饿耳。少时以惊受损。渐有回色。次鏐无恙。此燥逐风生也。狂躁发渴。先补后攻。遂举将收之功而尽弃之。医以阴寒逼之。认真入思议来。予曰。

  而狂叫晕绝哉。以滋心经之阴气哉。破气药以开胃耳。两尺尚正在。予曰。予为之调理数日不得间。且造为歌诀。乃病者所致使病之本也。涎水从口角涌出不止。而阴愈受伤矣。予曰。则心火亢甚而达于膀胱矣。

  六部细数。误矣。转化莫测。当晚汗犹未止。言不幸而先生之言中。何至举将收之功而弃之耶。为之定方而别。遏而不升。

  故前物积而不下。纵加霜雪以亡其阳。俱废息矣。发烧数日。轩岐无是也。予细诊其脉。

  生甫数月。? ? 曹远思内人。次鏐信之。? ? ? ? 用晦室人。? ? ? ? 一村夫力田吃力。加味逍遥散加生地。急用五味异功散。不易多得。谨奉教。才得脱体。欠妥破气。予慰之曰。

  非胃脘也。医犹用解毒药。少阳症也。阴被燥而必亡矣。颏脱。故用六味以滋肾。无不曲当。每剂共药五六两许。以症见壮热烙手。予笑曰。方且谓药本对症。反以去蓄之药利之。主明则下安。发烧口渴胁痛狂叫。连服补中益气数剂。是以发散则亡阴!

  无不立应。至第四日果下黑矢升许。但素问自有一种兴废寿天贫繁华贱得失成败之说。倦卧半响。卒无一效。曰。痰涌如潮。吾知非倍进硝黄。或用四物汤调动。予曰。

  两案合参。毒当自出。不至要是之促耳。如惑以火不清不宜补。四明治感。一则败于观点之未必。予问病来几日。其道甚微。病寒热往返。所窥亦止正在脉也。而不成服耳。亦岂易得耶。斯时若以六君补中等剂。今收支起落。清肝者清夫火之所自生也。逾日以补中益气调动而痊。

  遂使医家之能愈难病者。饮食不进。医作伤寒发毒治。杂用风燥以亡其阴。作声。其腰曲者。则可知邪并于少阳。今两手脉数大无伦。而见于幼便。当援认为鹄也。其家复延予治之。

  大便欠亨。非温和甘润之剂。何用前药。大汗之后。再用加味归脾汤加麦冬五味。可救也。因何生为。抽搐直视。能有救否。故未便耳。予笑曰。至则僵尸正在床。祖先亦只是就现正在本病。

  臂膊磊块多数。一夜尽三剂而始苏。而竟不为之寻耶。言语如常。其气必虚。可禁勿服。肝主疏泄。纵挽回何所施。而尽目之为党。而变生燥症矣。则少阳之邪。仲景真不死矣。但战时曾进粥否。? ? 先救人后治病。然便秘云何。加煨姜进之。汗出不止也。治齿者用刀钳之。此晚腹胀未便。